__Heather

The sound of your voice baby that's what saves me.
新浪微博:Heather-In-Hogwarts(欧美相关)/Heather_to_Tatsu(声优相关)

Sonnet.18: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授权翻译】Turn To Gold -Chapter 19.

CP:Albus Potter×Scorpius Malfoy

文/Snakequeen-in-Norway

译/Heather

-------------------------------------------

Chapter Nineteen. There Was No AccidentalKiss

 

第二天早上,斯科皮比阿不思先醒来。他首先注意到的是自己比昨天好多了。其次是他仍在阿不思的怀里。他咬住唇,身体涌上一股热意。他在想什么?这样做只会以灾难收场。他无法承受对阿不思和自己隐秘抱有妄想的代价。阿不思是纯粹的、未被玷污的、单纯的。而斯科皮不是。

 

为了不吵醒身边安睡的少年,斯科皮轻轻地展开阿不思的手臂坐了起来。他试着用鼻子深呼吸,但显然他还没有完全康复,因为他只是难受地打了个喷嚏。

 

“阿嚏!”

 

“斯科?”阿不思揉揉眼睛坐起身看向那个金发少年。“不要告诉我你感冒还没好?”

 

“没有,”斯科皮说。“我觉得还没好。我的鼻子还是有点儿堵。”

 

没有确实的证据阿不思是不会相信的,他把手放上斯科皮的额头。

 

“好像没在发烧了。”阿不思说。“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斯科皮说。“只是我的鼻子还很难受。”

 

“好吧,我们来量下体温确认是不是真的退烧了,然后我妈妈会给你用提神剂,这样你就完全没事了。”

 

他倾过身子在斯科皮唇上印下一吻,但另一个少年偏过了头,因此他只吻到了他的脸颊。

 

阿不思一边略带疑惑地看着斯科皮,一边递给他体温计。

 

事实证明,斯科皮已经退烧了,所以金妮给了他提神剂,感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谢您,波特夫人。”斯科皮能再次顺畅呼吸后立即说道。

 

“没关系,”金妮说。“放轻松。你要是再出什么岔子的话你父亲可不会放过我们。”

 

*****TTG*****

 

今天天气很好,非常温暖,又有凉爽的微风以至于不会太热。吃完早餐后,阿不思和斯科皮来到院子里。阿不思爬上枫树最低的树枝,而斯科皮靠着树干,抬头向着太阳。

 

“上来和我坐一起吧,斯科。”阿不思拍拍身旁的树枝。

 

“还是不了。”斯科皮说。

 

“为什么?”阿不思问。

 

“我——还是算了吧。”斯科皮说。

 

阿不思顺着树干滑下来。

 

“那我只好下来找你了。”他抱住那个金发少年。

 

他踮起脚,挑逗般地想去吻他的男朋友,但斯科皮轻轻将他推开了。

 

“不要,阿尔。”

 

阿不思看着他,既困惑又受伤。

 

“怎么了?”他试图再次靠近斯科皮,但另一个少年又拒绝了他。

 

“阿尔,我们不能这么做。”

 

“不能怎样?”阿不思问。

 

“我们不能——在一起。”斯科皮结结巴巴地说。

 

阿不思无法理解地瞪着他。“但是——斯科——你说过——”

 

“我知道我说过,”斯科皮说。“但这是行不通的。”

 

“为什么?”阿不思愤愤不平。他牵过斯科皮的手。“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相信我们都能想到办法的——”

 

“不,阿尔!”斯科皮挣脱他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将额头抵在枫树光滑的树干上。“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好吗?”

 

“那告诉我。”阿不思温柔地说。

 

“我不能。”

 

“你可以的,”阿不思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这不一样。”斯科皮还是不愿意看阿不思。

 

“哪里不一样了?”阿不思轻轻地将手搭在斯科皮肩上。

 

斯科皮晃肩甩掉他的手。“我不是——我不是你想要交往的那种人,知道吗?”他说。

 

“我觉得这是由我自己来做决定的事。”阿不思说。

 

“你会做出这个决定的,相信我。”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不理解你说的事情?”阿不思变得沮丧。“你吻了我,你告诉我你已经喜欢我好几个月了,你和我亲热,你说我们在一起了,你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感觉,接着你就要离开,然后——然后改变心意?”

 

“阿尔,”斯科皮说。“不是那样的——”

 

“但毫无疑问在我眼中就是这样!”阿不思说。“我想和你在一起!拜托了,斯科,告诉我为什么!”

 

斯科皮举起一只手捂住脸。“你有冥想盆吗?”他最终问道。

 

“有,”阿不思答道。“在我爸爸的书房里。怎么了?”

 

“你知道怎么用吗?”

 

“知道。你是想让我去问爸爸我们能不能——?”

 

“不,”斯科皮飞快地说。“你能偷偷把它拿出来吗?”

 

“可、可以吧,”阿不思说。“应该可以……但斯科,为什么你要——?”

 

“拜托了,阿尔,我们走吧。”斯科皮说,担心如果他们再犹豫自己就会失去理智控制。

 

感到非常困惑同时又对未经允许使用父亲的书房有一点不安的阿不思带着斯科皮上楼去找冥想盆。

 

*****TTG*****

 

斯科皮站在冥想盆前迟疑了一会儿。他知道如果让阿不思看到那些回忆会让那个黑发少年彻底地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如果能忘掉那些记忆或假装一切都好,事情就简单多了,那样他们就能继续交往,接受阿不思的温柔,触碰彼此,但他知道这对阿不思不公平。他必须坦诚,至少在这个人的面前,即使那样会让这个人永远离开自己。

 

“你确定要看这个吗,阿尔?”斯科皮用毫无起伏的语气掩盖早已在内心横流的眼泪。

 

阿不思静静地点头,他知道现在回头一切都太晚了。

 

斯科皮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拉出一缕银色的记忆,然后将它放入盆内,记忆打着旋,让人误以为它无比纯洁。

 

“那么,”他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我们开始吧。”

 

两人俯下身,直到鼻子碰到那银色的物质,然后他们坠入虚空之中,就像开始时那样,最后突然停在一间只有几盏蜡烛在闪烁的昏暗房间里。

 

*****TTG*****

 

当阿不思的眼睛适应后,他看到他们显然是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尽管他从未去过那里。地板上铺着翡翠绿的地毯,银色的大蛇从石墙上的枝状烛台向下注视着他。休息室是空的,但此刻一个男孩正走下一边的楼梯,那是十二岁的斯科皮。他穿过休息室坐在壁炉旁的一张扶手椅上,但两个身影从旁边的沙发上出现,站在了他面前。

 

“马尔福,”一个身影轻柔地说。“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斯科皮耸耸肩。“睡不着。”他咕哝道。

 

“做噩梦了?”那个身影安慰道。

 

斯科皮点头。

 

“来吧,”另一个男孩伸出一只大手。“让我们来帮你。”

 

第二个身影坐回沙发上并将斯科皮拉到自己身边。一支蜡烛火光加剧,阿不思惊讶地意识到那两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希尔维斯特·诺特和扎克里·高尔。

 

“呃——”斯科皮试图站起身来。“实际上我想我现在还是回到床上去吧……”

 

但高尔强壮的手臂加紧了怀抱,将瘦小的男孩牢牢固定在原处。

 

“什么?这么快就想走?”诺特伸出手捧住斯科皮的脸颊。“但你才刚到呢。”他露出贪婪的微笑,脸离斯科皮的只有几英寸的距离。

 

“让我回床上,”斯科皮尽可能保持尊严地说,尽管一丝恐惧还是蔓延在他的声音里。“我真的很累。”

 

“那你一开始就应该好好呆在床上,不是吗?”高尔笑得像一个巨怪。

 

“你知道‘基佬’是什么意思吗,马尔福?”诺特用指尖挑着斯科皮的浅色金发。

 

斯科皮摇头。

 

“是说那种想被别的男生摸的男生。”诺特的指尖从斯科皮的脸颊滑到他只穿了一件睡衣的胸前。“你是那种人吗?”

 

斯科皮再次摇头。

 

“骗子!”诺特低声说,他露出一脸假笑,把手指伸进斯科皮的领子下面。“但是不要担心,我们不会把你的小秘密说出去的,对吧扎克?”

 

高尔甩甩头。

 

诺特的手指又回到斯科皮的脸颊。“这难道不是一场有趣的谈话吗?我们以后应该再多交流几次。”同时,高尔松开了小斯科皮,把他从沙发上推开,这样斯科皮回宿舍时又几乎被他绊倒。

 

*****TTG*****

 

场景转换。现在他们正站在霍格沃茨的某处走廊上。窗外的情景显示出这是在九月底或十月初的时候。一群三年级的斯莱特林正赶去吃晚餐,斯科皮在人群的最后,比起其他人落下了一点点。转弯时,一只手出现抓住了他。

 

“要去哪儿,死变态?”高尔斜眼瞟着他。

 

斯科皮没有回答。

 

“别人向你提问时回答对方才礼貌。”另一个声音响起。诺特来到斯科皮身后,在斯科皮躲开高尔时一手抓住了他的屁股。

 

诺特让斯科皮转过身面对他,那只手的位置没有变,另一只手握住了斯科皮的下巴。斯科皮试图别过脸,但诺特加大了力气把他举了起来,往墙上使劲一摔。

 

“你还没有学会不反抗事情会更轻松吗?”他将空出来的手伸进斯科皮的衬衫抵着他的胸部。斯科皮无力反抗。诺特将另一只手伸到斯科皮的袍子下,从他的臀部一直到两腿之间。斯科皮突然僵住了。

 

“感觉好吗?”诺特低声说,同时高尔紧紧地抓着斯科皮的手臂。“别骗人了,你知道你想要的。在你下流的基佬美梦里。”斯科皮抽泣着。诺特咧嘴大笑,卖弄地用手摩擦他的袍子。“你作为晚餐让我好好享用吧,怎么样,小基佬?”他说。

 

“一会见。”高尔说道。然后两个年长的男孩离开了走廊。

 

*****TTG*****

 

场景再次转换。他们又回到了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斯科皮正穿过房间朝出口走去,这时高尔出现在他身边,一只手臂重重地挂在他的肩上。

 

“你好啊,小基佬。”他开口说道。

 

斯科皮想要推开他。“放开我。”他说。

 

相反地,高尔搂得更紧了,几乎是拖着斯科皮向楼梯走去。

 

诺特正懒洋洋地靠在那儿,对斯科皮露出恶魔般的笑容。

 

“看看谁决定要加入我们了,可是斯科皮·马尔福王子殿下啊。我们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呢,是不是,扎克?”他表演般地检查着自己的指甲,然后说。“我们感觉有一点被忽视了,对不对?”

 

高尔挖苦地咯咯笑起来。

 

诺特伸出一只手抬起斯科皮的下巴。斯科皮哆嗦了一下。

 

“忽视你的朋友是不好的行为,”他轻轻地嘘声道,“一点儿也不好。”他加大了捏斯科皮下巴的力度,用指甲顺着斯科皮一侧的脸划下来,“也许你需要一点提示让你回想起你的朋友们有多好,不是吗?”

 

斯科皮摇摇头。

 

“不要?”诺特像鲨鱼一样咧嘴笑着,“怎么?难道你宁愿疏远我们去和你的男朋友在一起吗?”

 

斯科皮更用力地摇头,眼里逐渐露出恐慌的神色……“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他生气地说,“而且我告诉过你们离他远点!”

 

诺特阴暗地笑了,将斯科皮的脸左右转动,像看家畜一样打量着他。阿不思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他看见斯科皮脸上有淤青的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

 

“来吧,”诺特猛地把他的脑袋拉向楼梯的方向。“让我们的私密派对开始吧。”

 

诺特松开斯科皮的脸,让他走上楼梯间,高尔在背后粗暴地推着斯科皮让他前进。

 

三个男孩走到五年级生的宿舍,诺特让他们进来后,等高尔一关上门就施了锁门咒和无声咒。接着他慢悠悠地转过来盯着斯科皮,挑起一边眉毛。

 

“你以前见过老二吗?”他的语气就像评价天气一样。

 

斯科皮像石头一般僵住,没有回答。

 

“你舌头转不过弯来了?”诺特低声说道。“还是你想留着给你男朋友用?”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斯科皮喊道。

 

诺特轻轻拍了拍手,高尔便从后面抓住斯科皮,把他按在床上,然后将斯科皮的衬衫扯过脑袋。同时诺特解开了他的裤子。

 

“这和你想象的一样吗?”他在他全裸时问道。

 

他扯开自己的衬衫,翻上床替代高尔在斯科皮身后的位置,他跪在床上以至于裸露的大腿和胯部可以抵住斯科皮的背。他伸出手臂环住斯科皮,把手伸进斯科皮的两膝之间。

 

“你男朋友会对你这么做吗?”他在斯科皮耳边问道,同时一边有节奏地在斯科皮背部上下摩擦身子一边将斯科皮的袍子扒开用手指在他腿间游走。“你会和他这样做吗?”

 

斯科皮发疯似地摇头。

 

“他会这么做吗?”高尔将手滑进斯科皮的袍子下。

 

斯科皮非常紧张,但仍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两个年长的男孩都咯咯笑了。

 

“那这样呢?”诺特的手离开斯科皮的腿部,然后将指甲狠狠的划过他的手臂,甚至可以渗出血来。

 

诺特让出位置,高尔用粗壮的手指握住斯科皮的下巴,另一只手粗俗地伸进自己的裤子,并强迫斯科皮躺在床上。

 

“你个恶心的小变态。”诺特跪在斯科皮的大腿上,明晃晃的男性象征正垂在他面前。“古怪的基佬。”他抓住斯科皮的手拉着他一路从胸部滑到裸露的身体。

 

“波特有这么厉害吗?”他将斯科皮的手固定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强迫他上下摩擦自己。

 

斯科皮还是没有反应。事实上,他似乎屈服了。他的双眼死死盯着天花板,却又仿佛看不见任何东西。

 

过了几分钟后,诺特和高尔似乎终于厌倦了这项运动。他们退后站起身,高尔整理好衣服拉上裤链,诺特穿回他的衬衫和裤子。

 

接着,他们撤回了门上的咒语离开房间,没有往回看一眼。

 

斯科皮仍在床上躺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地回过神来。他战战兢兢地起身,尽可能地用床单擦掉身上黏糊糊的东西,然后他穿好裤子,把衬衫拉过脑袋。接着在离开宿舍之前花了一阵子整理表情,回到惯常空洞淡漠的模样。

 

*****TTG*****

 

世界一阵令人晕眩的旋转,阿不思回到了父亲的书房。他倒在了地上呕吐起来。

 

“阿不思?阿尔?你还好吗?阿不思!”

 

斯科皮跪在他身边,不顾脚上沾到了呕吐物。

 

“我不该给你看那些的。对不起。”

 

阿不思用袖子擦擦嘴,看向斯科皮。另一个少年脸色苍白,瞳孔扩大到了平时的两倍。

 

“他们——对你干了——那种事——?”他又感到一阵恶心。

 

“我告诉过你会觉得恶心的。”斯科皮声音颤抖地说,他递给阿不思一杯水。

 

阿不思用水漱了口吐掉了。“我当然会觉得恶心,”他说。“但我是恶心他们,而不是你!”

 

“你没看见吗?”斯科皮说。“是我让他们那样干的。我不能——被他们碰过的我不能再碰你。”

 

“不是你让他们做的,斯科皮!”阿不思激动地说。“是他们强迫你!一切都不是你的错。知道吗?一切都不是!”

 

“我觉得自己——很脏。”斯科皮痛苦地说。

 

阿不思跪坐起来,温柔地将手放在斯科皮的肩上。“他们才是些肮脏的人。不是你,斯科皮。你从来都不是。”

 

“你看过那些之后怎么还能碰我?”斯科皮问。“我自己都几乎无法再碰自己。”

 

为了不伤害到或是吓到他的朋友,阿不思将斯科皮拉近自己,用最大程度的温柔说着。斯科皮僵住了,但是没有推开。

 

“他们对你做的事——非常——恶劣——”他说。“没有人理应遭受这种事,没有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坏人。他们对你做的事完全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看法。”

 

“你是认真的吗?”斯科皮还是难以置信。

 

阿不思退后一点看向斯科皮银灰色的眼睛。

 

“不能更认真了。”

 

斯科皮在阿不思的怀里放松下来,开始抽泣。“阿尔,”他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噢,阿尔……”

 

阿不思紧紧抱住斯科皮轻轻晃着他,在他的耳边呢喃着安慰的话语。

 

斯科皮停下哭泣后,阿不思牵着他的手站起来。“也就是说我们还在一起,对吗?”他问。

 

斯科皮点点头。“如果你想的话——”

 

阿不思用一个吻打断了他。

 

斯科皮紧紧握住阿不思的手,激动地回吻了他,靠在了他的身上。

 

阿不思温柔地推开斯科皮,擦去他的泪水。“谢谢你给我看这些。”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他再次轻吻他。“一起公开会容易很多,而且——”

 

“等等,打住,”斯科皮退开。“公开?不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阿尔。别人不能知道我的事,和我们的事。”

 

“为什么?”阿不思问。

 

“就是不行。”斯科皮说。

 

“但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的事。”阿不思反驳道。

 

“不行!”斯科皮说。“这只能是一个秘密。我们不能告诉任何人。”

 

“斯科,”阿不思说。“我也一样害怕,但我们必须——”

 

“我们不用做任何事情,”斯科皮说。“让一切保持原状就好。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

 

阿不思决定现在不强迫他。

 

“好吧,好吧,”他说。“我们先出去吧。外面天气这么好,不应该闷在屋子里。”

 

斯科皮笑了,为阿不思放下这个话题而松了一口气。

 

“好的,我们走吧。”他说。

 

*****TTG*****

 

周五剩下的时间和整个周末都过得很棒。阿不思和斯科皮在外面逛了很久,有时和莉莉或詹姆一起有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爬上枫树顶,去公园荡秋千,玩旋转木马直到头晕,甚至花了半天的时间去附近的湖里游泳,和所有普通的、无忧无虑的十四岁少年情侣一样。但到了周一,两人秘密的关系还是开始让阿不思耿耿于怀,他决定再次提出这个话题。

 

“斯科,”他倒挂在床边,看着坐在地上往速写本上画着枫叶的斯科皮。“为什么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呢?”

 

“这样比较好。”斯科皮说。

 

“不,”阿不思翻身坐起。“我从来就不擅长保守秘密或是隐藏自己的感情,你知道的。他们总会发现的。”

 

“只要我们够小心就不会。”斯科皮说。

 

“但我不想小心翼翼地生活!”阿不思恼怒地说。“我讨厌每次有别人在时都要处处小心。我想要牵着你的手,亲吻你!”

 

“你可以,”斯科皮凑近吻住阿不思的唇。“只要是在没人的时候。”

 

他合上速写本。“现在你把我的注意力都分散了。”他调笑地说,双手环住阿不思的腰。

 

阿不思屈服了,他靠近斯科皮,吻着他的下颌。“别想岔开话题。”他呢喃道,但一切都太迟了。

 

*****TTG*****

 

“嘿,斯科。”阿不思来到客厅斯科皮坐着的沙发后面,双手环住他男朋友的脖子。

 

坐在房间另一边的莉莉抬头看着他们笑了,轻轻摆动着脑袋。

 

斯科皮抽出身。“你好,阿尔。”他说。

 

莉莉的微笑转为轻皱的眉头。

 

阿不思坐在他身边,两人的腿碰在一起。斯科皮却挪开了。

 

阿不思对他皱起眉。斯科皮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莉莉和聚在客厅里的其他阿不思的家人。

 

阿不思绷起脸。整整一周都是这样。每次他想和斯科皮牵手,抚摸他的脸或是拥抱他的时候,另一个少年都会避开,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段距离里充斥着失落与紧张。那是周三的晚上,斯科皮的父亲周五早晨就要来接他了,但阿不思还没有说服斯科皮公开两人的事。他不知道斯科皮是如何做到两年多都没出柜的。他才坚持不到一周就已经无法忍受了。

 

“斯科皮,”他站起来。“我能和你谈谈吗?”

 

斯科皮疑惑地看着他。

 

“现在就要,可以吗?”

 

两个少年离开客厅,走向阿不思的卧室。

 

“你想跟我谈什么?”斯科皮说。

 

“关于我们的事,”阿不思结结巴巴地说。“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怎样?”

 

“就是现在这样!”阿不思说。“除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都要假装我们仅仅只是朋友关系。快把我逼疯了!”

 

“阿不思,”斯科皮捧住他男朋友的两边脸颊。

 

“这次行不通了,斯科。”阿不思推开他。“我不能忍受和你遮遮掩掩的关系。要不我们就在一起,要不就是没有。”

 

“我们当然是在一起——”

 

“那别人应该要知道!”

 

“他们不能!”

 

“为什么?”阿不思咄咄逼人。“你对我感到羞耻吗?你觉得和一个男生交往很羞耻吗?和一个波特交往很羞耻?”

 

“不,阿尔,天哪,不是的。”斯科皮。“我很幸运能和你在一起……”

 

“可你表现出来的明显不是这样。”阿不思说。

 

“阿尔……”

 

“斯科皮,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但我无法坚持下去了!如果你不能向别人公开我们的事,那——那么恐怕我们两人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斯科皮站在那儿盯着阿不思。他从他的男朋友——前男友逼迫他思考的表情中了解到——他是认真的。他的思绪开始咆哮。

 

“对——对不起,阿尔。我不能……”

 

阿不思觉得自己心碎了。“那我想,就到此为止了。”他说。

 

“只能如此。”

 

先是一阵令人尴尬的停顿,然后两人离开房间走下楼梯,都避免接触到对方的目光。

 

*****TTG*****

 

如果说波特家之前有一股紧张气氛的话,那现在的情况更是以前难以企及的。每个人都注意到了,甚至是詹姆。阿不思的家人问他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和斯科皮吵架了。但他否定了他们,称一切都很好。他们当然不相信,但又能有什么用呢?莉莉和詹姆都试图找斯科皮谈一谈,但他再次变得沉默不语,几乎只用单音节词回应。

 

*****TTG*****

 

“我们要做什么,斯科?毕竟是你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了。”

 

斯科皮耸耸肩。

 

“呃——我们去玩魁地奇吧。詹姆和莉莉也能参加。”

 

“可以。”

 

*****TTG*****

 

“将军。”

 

“该死,斯科皮,你怎么这么厉害?”

 

“纯靠练习。”

 

“但我以前每局都能赢你的!”阿尔说。

 

“也许是你的注意力用错了地方。”斯科皮说。

 

*****TTG*****

 

全家人周四晚上睡觉时都怀着舒了一口气的心情,知道第二天早上德拉科就要接斯科皮回家了。然而斯科皮却放弃了入睡。他整天都思绪重重,理智和感情在不断斗争。斯科皮把头埋在膝盖间,任凭泪水划过脸庞。有了过去七个月发生的种种事情,他真的要放弃阿不思吗?但他还能怎么办?阿不思想要的东西是绝不可能实现的。他注视着在房间另一边的床上熟睡的阿不思,回忆起那个黑发少年嘴唇的触感,还有他拥抱自己的方式。他看上去是那样瘦小而温柔,但斯科皮明白必要时那个少年浑身能够充满力量。

 

斯科皮手里拿着刀片。他想起自己准备自杀时阿不思曾给予他的希望……他告诉自己是同性恋也没关系……他陪着自己一直到其他斯莱特林都睡去……他为了保护自己与其他学生争执……他在大雨中追向自己对自己说我也喜欢你……他让自己相信就算被诺特和高尔侵犯也不意味着自己是个坏人……他说无论如何都想和自己在一起……

 

刀片落在地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阿尔,阿尔,阿尔!”

 

阿不思被一阵急促的摇晃惊醒。

 

“阿不思!”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他闪电般地坐起来,担心有什么糟糕的事。

 

斯科皮跪在他的床边,明亮的头发散乱不堪,眼泪滑过苍白的脸颊,左边的袖子卷到了手肘处。

 

“我会做的,我会告诉他们!”

 

阿不思坐在那儿,震惊了一会儿。

 

“斯科皮,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很好,请你告诉我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不想失去你!”

 

阿不思抱住颤抖的斯科皮。距离他们上次拥抱才过去不到48小时,却如同相隔天荒地老。

 

“当然还来得及。”他说,气息萦绕在斯科皮的发丝之间。他的头发难以置信的柔软。

 

斯科皮依偎在他怀里“对不起,阿尔。”他轻声说道。“请原谅我。”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阿不思也以呢喃在斯科皮唇边回应,两唇相触,他将那个斯莱特林拉至身下。

 

—TBC— 


【授权翻译】Turn To Gold -Chapter 18.

CP:Albus Potter×Scorpius Malfoy

文/Snakequeen-in-Norway

译/Heather

-------------------------------------------


Chapter Eighteen. So In the End Perhaps You're Here

 

当阿不思第二天早晨醒来时,他感到非常迷茫。他在哪?这不是他的床……他坐了起来看向四周,然后他往下一看,昨天发生的事瞬间涌上心头。

 

没有噩梦干扰的斯科皮睡的十分安详。他长长的金发勾勒出脸颊的轮廓,从肩膀上垂下来散开在枕头上。他躺在自己那边,一只膝盖缩到了胸前,另一条腿微微弯曲着。他的脸朝向天花板,轻轻枕着绕过脑袋的一支手臂的肘弯,另一只手摊开在旁边的枕头上。他的嘴唇微张,几缕发丝随着呼吸微微颤动。

 

感觉到阿不思在看着自己,斯科皮睁开灰色的眼睛。

 

 “嘿。”阿不思说。

 

 “嘿。”斯科皮说,想起前一天两人经历的事,他的脸上泛起微红。

 

阿不思出神地挑起斯科皮一缕光滑柔顺的头发。

 

 “你怎么能在一大早就这么美呢?”他半开玩笑地说。

 

 “你觉得我很美?”斯科皮问。

 

 “斯科,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男生。”阿不思认真地说。

 

斯科皮的脸更红了。

 

 “你自己也很好看。”他说,举起一只手用手背抚摸着阿不思的脸。

 

这下轮到阿不思脸红了。

 

 “我们该起床了。”斯科皮说,把手放回枕头上。

 

 “我已经起了,”阿不思指出他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斯科皮爱极了这副模样。“是你还在赖床。”

 

 “这招够狠。”斯科皮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他吞了口唾液后抽搐了一下。他的嗓子有点酸痛,可能是昨天哭得太多了。真丢人……

 

 “你没事吗?”阿不思注意到他的动作。

 

 “我没事。”斯科皮说。

 

 “你今天想干些什么?”阿不思在斯科皮走向衣柜去拿衣服时问道。

 

 “我——我——我——阿嚏!”斯科皮说。

 

 “老天保佑,”阿不思说。“你真的没事吗,斯科?”

 

 “没事。”斯科皮抽着鼻子,用手背擦了擦。

 

 “现在还很早,”阿不思接着说。“毕竟我们昨晚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但等会我们可以去公园之类的地方。今天天气看上去比昨天好多了。”

 

 “听上去很——很——很——阿嚏!”斯科皮说。“很不错。”他抽着鼻子讲完了。

 

阿不思皱着眉转过身来。“斯科,你听上去不太好,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斯科皮说。“我很好。”他吸吸鼻子。“就是鼻子有点塞。”

 

两个少年换好衣服,阿不思在房间里,斯科皮是在浴室,然后下楼,金妮正在那儿做早餐。

 

 “你们起得很早。”她说。

 

 “是啊,那个,我们昨天晚上很早就睡了。”阿不思说。

 

 “嗯,培根就快好了,”金妮说。“这里是吐司和橙汁。”

 

 “谢——谢——谢——阿嚏!”斯科皮说。“谢谢您,波特夫人。”

 

金妮看向他。“斯科皮,你还好吗?”她问。

 

 “没事,波特夫人,”他抽着鼻子说。“我很好。只是鼻子有点塞。”他又吸了吸鼻子。

 

 “那好吧,”金妮最后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来,你的培根。”

 

阿不思和斯科皮吃完早餐,从餐桌上起身。

 

 “谢了,妈妈。”阿不思说。“我们想去公园,可以吗?”

 

 “当然可以,宝贝,”金妮说。“带上外套。”

 

 “但是妈妈,外面天气很好!”阿不思抗议道。

 

 “现在是很好,”金妮说。“但过会儿可能就变天了。带上以防万一。”

 

阿不思翻了个白眼,但斯科皮并不介意带上外套,因为他已经觉得够冷了。

 

两人走过几个街区来到公园,坐上了秋千。阿不思立即甩起腿,向空中越荡越高,但依旧觉得有点疲惫的斯科皮只是用脚尖和脚跟轻轻晃着。

 

 “你不想荡秋千吗?”阿不思问他的朋友。

 

 “不了。”斯科皮说。

 

阿不思放慢速度在斯科皮身旁停下来。“怎么了?”

 

 “没什么,”斯科皮说。“你继续吧,我喜欢看你荡——荡——荡——阿嚏!荡秋千。”

 

阿不思皱起眉。“斯科?”他凑近看另一个少年。“斯科,你脸色很苍白……”

 

斯科皮笑道。“我一直都很苍白阿尔。”

 

 “不,我说真的,”阿不思说。“你看上去不太对劲。声音也有点沙哑,闷闷的。”

 

 “我没事,阿尔,别担心了。”斯科皮站起来,抓住阿不思的手将他推开自己。

 

 “过来。”阿不思将一只手放在斯科皮的额头上。斯科皮不由自主地颤抖。

 

阿不思紧咬嘴唇。“斯科,你身子真的很烫。我觉得我们该回家了。”

 

 “阿尔我——我——我——阿嚏!”斯科皮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好了,快点。”阿不思紧紧地抓住斯科皮的手臂注意到他在发抖。“我们得回去了。”

 

斯科皮擦擦鼻子。的确,他整个早上都感到很不舒服,自从他们到公园他后就自己肯定生病了。“好吧,好吧,”他说。“我——我——我——阿嚏!”他绊了一下,阿不思扶住了他。“我来了。”

 

*****TTG*****

 

 “妈妈,”阿不思打开前门走进屋子,斯科皮跟在他身后。“妈妈?”

 

 “你们这么快就回家了?”金妮出现在一楼的楼梯上。

 

 “妈妈,斯科皮发烧了。”阿不思说。

 

 “噢,天哪,”金妮走过来把一只手放在斯科皮的额头上。

 

 “阿嚏!”斯科皮打了个喷嚏,微微发抖。

 

 “没错,你确实发烧了。”金妮说。“我今天早上就觉得很不对劲……你看起来有点儿憔悴。上楼吧,去床上躺着。”她嘱咐斯科皮。“阿不思,你知道体温计在哪,给他量体温。我马上就上来。”

 

就在阿不思和还在打喷嚏和发抖的斯科皮上楼时,詹姆下来了。

 

 “嘿,”詹姆问。“你怎么了?”

 

 “他生病了。”阿不思告诉他哥哥。“在发烧。”

 

 “噢老天,太糟糕了,”詹姆拍拍斯科皮的肩膀。“我希望你早点好起来,兄弟。”

 

 “谢谢,詹姆。”斯科皮说。

 

两个少年继续走向阿不思的房间,斯科皮爬上床,阿不思给他盖上了被子。

 

 “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不舒服?”他问,在那个斯莱特林少年床边坐下。

 

 “我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不想毁了你美好的一天。”斯科皮说。

 

 “斯科,”阿不思温柔地说,拨开他脸颊旁的金发。“你不可能会毁了我的日子。只要我是和你度过的就绝对不会。”

 

 “噢,阿尔……”斯科皮脸上泛起红晕。

 

 “是真的。”阿不思在斯科皮的额上落下一吻。“现在把这个放在你舌头下面。”他把体温计递给斯科皮。

 

斯科皮顺从地做了,阿不思又凑近了一些,一只手环住斯科皮的肩膀。斯科皮不再假装没有生病,尽管很明显不是如此,而是靠向了阿不思。

 

体温计响了,阿不思拿出来看了看。

 

 “38.6度,”他说。“噢,斯科,你病了。都是我的错。”

 

 “什么?”斯科皮问。“你在说什么?为什么都是你的错?”

 

 “如果我能早点注意到我有多喜欢你,我是那么喜欢你,我就不会在你吻我的时候把你推开,那样你就不会跑走,还只穿着睡衣淋雨感冒了,而且——”

 

斯科皮用一只手指按住斯科皮的唇使他静下来。“别说胡话了,阿尔。”他抽抽鼻子又继续说道。“跑出去是我犯的愚蠢的错误。不要自责。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会更糟糕。”

 

阿不思笑了,他用鼻子蹭了蹭斯科皮的脸。“我很高兴我终于搞清楚我喜欢你了。”他轻声说道。

 

 “我也很高兴我终于有勇气告诉你。”斯科皮的手滑向阿不思的腰际。“还有,吻你。”

 

敲门声想起,两个少年有罪似地猛地分开,金妮走了进来。

 

 “你给他量了体温没?”她边问阿不思边在斯科皮怀里塞了一个热水瓶。

 

 “量了,”阿不思说。“38.6度。”

 

 “这绝对是发烧了,”金妮担心地说。“斯科皮,我希望你今天都在床上好好躺着,有什么需要就跟阿不思说,他会帮你拿。我现在不会给你用药,因为你可能只是着凉了,让它自己好起来会更好,至少等到你退烧之后。”

 

 “谢谢,波特夫人。”斯科皮抱着热水瓶说。“阿嚏!我真的很抱歉给你们带来这么多麻烦。”

 

 “嘘,”金妮说。“你只要把身体养好就行了。”

 

 “好的,波特夫人。”斯科皮说。

 

阿不思等妈妈离开后又靠近了斯科皮。斯科皮吸了吸鼻子,把头靠在阿不思的肩上。

 

 “斯科?”阿不思的手指穿过那个少年的头发。“你想睡了吗?”

 

 “不,”斯科皮说,听上去鼻塞更严重了。“并没有。怎么了?”

 

 “我——呃——现在可能不是问这个最好的时候……”

 

 “什么?”斯科皮抬头望向阿不思的眼睛。他把手覆上阿不思的,“要问什么?”

 

阿不思将两人的手十指交叉。“我们——你懂的——现在是在一起了吗?男朋友?交往?”他盯着两人紧紧交错的手指。

 

 “你想这样吗?”斯科皮问,他的心跳突然加速。

 

 “是的,”阿不思抬起目光。“就是说——如果你想的话。”他的脸上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你知道我以前从没有交往过,对吗?”斯科皮问。

 

 “我也没有。”阿不思说。

 

 “那么好吧,”斯科皮吸着鼻子说。“我们当然可以……交往。”

 

阿不思笑了起来,以一个温柔的吻将斯科皮拉近自己身边。

 

斯科皮的唇融化在阿不思的亲吻里,回味着那份温暖与香甜。但接着他移开了脸。

 

 “不行,阿尔,你不该现在亲我,”他说。“我生病了。阿嚏!看见没?如果你吻我的话会被传染的。”

 

阿不思不顾他的话。“我的免疫系统很强。”他说。“而且,我相信妈妈会给我喝预防感冒的魔药的。”

 

阿不思再次凑近去吻斯科皮,这一次吻得更深,他的手缓缓抚过新男友的手臂,来到他的臀部,将他拉得更近,两人的胸部紧紧靠在一起。

 

 “噢,”斯科皮说。“阿尔,你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他颤抖着呢喃道。

 

阿不思淘气一笑。“我知道这对意味着什么,”他低声说。“而且让我感觉该死的舒服。”

 

斯科皮将手滑向阿不思的臀部,接着却因为重重地打喷嚏而不得不停下。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噢,斯科,”阿不思边说边递给他纸巾,又轻轻的摇摇他。“对不起,你现在不该和我接吻的!你病了!应该休息!”他轻轻地在男朋友的背上画着圈摩挲。斯科皮将脸靠向阿不思的衣领处。如果他没有生这该死的病就好了。“不,”他说。“我很喜欢。对不起我毁了这一切。”

 

 “你没有毁了这一切,斯科。”阿不思说。“忍不住打喷嚏不是你的错。”他又给抽着鼻子的男朋友递上一张纸巾。“你生病了。看在梅林的份上你发着高烧。而我只想着接吻!”

 

 “我喜欢想着接吻。”斯科皮微笑着说。

 

 “现在你应该想着好好睡觉。”阿不思的注意到他男朋友的声音这几分钟听上去更堵塞了。他靠回了床头。

 

 “你能忍一会吗?”斯科皮问,他倾向阿不思,把脑袋靠在那个少年的胸前。

 

 “完全不能。”阿不思抚摸着斯科皮浅色的头发和发烫的脸颊说。他将给这个斯莱特林的少年改上毯子。“斯科?”他轻声问。但另一个少年已经睡着了。

 

*****TTG*****

 

 “孩子们在哪里?”哈利下楼吃早餐是问金妮。

 

 “詹姆就在,”她说。“阿不思和斯科皮在阿不思的房间里。斯科皮发烧了。”

 

 “真的吗?”哈利说。“太棒了,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德拉科·马尔福的儿子在我们的看护下离家出走,还生病了。他还好吗?”

 

 “他没事。”金妮说。“只是有点着凉了。但我们真的应该写信给德拉科。”

 

哈利呻吟道。“老天,他会杀了我的!但我还是觉得我们必须写。”

 

亲爱的马尔福先生和夫人:

 

请不要担心,但我们认为你们需要知道你们的儿子斯科皮现在生病了。不是很严重的情况,只是感冒了,但他在发烧。显然他和阿不思昨天发生了争执,然后他没穿外套就冒雨跑了出去,所以着凉了。你们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他现在正在休息,再过一两天就会好转,但是我们觉得应该告知你们。

 

致以问候,

 

哈利和金妮·波特

 

阿不思的房间响起敲门声。

 

 “进来。”阿不思轻声说。

 

莉莉打开门进来了,看见她哥哥和他最好的朋友时若有所思了一会。

 

 “他怎么样了?”她问。

 

 “挺好的。”阿不思小声地说,以免吵醒还在他怀里安睡的少年。“他发烧了,还一直在打喷嚏。但只是小感冒。妈妈说过一两天应该就能好。”

 

 “那就好。”莉莉说。

 

 “什么好?”斯科皮睁开眼睛。“噢,你好,莉莉。”

 

 “你好,斯科,”她说。“你看上去不太好。”

 

 “是啊……阿嚏!”他抽抽鼻子。阿不思递给他纸巾。

 

 “你的声音听上去也很不舒服。”她注意到。

 

斯科皮耸耸肩。“没关系的,”他说。“只是小感冒。”

 

 “是很严重的感冒。”阿不思说,有的没的拨弄着斯科皮的发梢。

 

莉莉再次歪了脑袋,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莉莉!”金妮的声音传了上来。“别打扰他们!”

 

 “但是妈妈!”莉莉说。“我没有吵到他们!”

 

 “我说了别打扰他们,莉莉。”她母亲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好吧,好吧。再见,斯科。”她凑近斯科皮的脸给了他一个妹妹的亲吻。“早日康复。”

 

*****TTG*****

 

 “你还困吗?”莉莉走后,阿不思问道。

 

 “不是特别困。”斯科皮说。

 

 “等一等。”阿不思伸手去拿在床另一边的斯科皮的包。当他直起身后,他拿着斯科皮的速写本。

 

 “啊,我在想你有没有带上这个。我很久没看到你画画了。你是只在难过时画画,还是说开心时也会画呢?”

 

斯科皮笑了。“过去几年我可没几个开心的时候,”他说。“但我觉得这不影响我会不会去画画,只影响我画什么。”

 

 “斯科,”阿不思搂住他的男朋友说。“你听上去真的病得很严重。”

 

 “我只是鼻子塞住了。”他拿起速写本翻开封面。接着犹豫了。“呃——阿尔?”

 

 “怎么了?”阿不思挑起斯科皮的金色发丝看其像流水般滑过自己指尖。

 

 “你还记得第一次——阿嚏!——看到我画画的时候吗?”

 

 “嗯……”

 

 “那个,我还没有给你看过我画的是什么。”

 

阿不思疑惑地望向他。

 

 “你——呃——想看吗?”

 

 “当然,如果你愿意给我看的话。”阿不思说。

 

斯科皮打开速写本,翻到第四页。阿不思靠在他的肩膀上去看那幅画。

 

那是一幅描绘两人接吻的铅笔速写。是两个少年。他们的双唇紧紧贴在一起,身体紧靠着对方。其中高一点儿的那个浅发少年环住矮一些的那个黑发少年的后脑,而他的手也轻轻搂着恋人的腰。

 

 “很美,”阿不思又凑近看了看。“这是我们,对吗?”

 

斯科皮点头。“一般我都尽量不去画这种东西,”他说。“但我之所以没将它擦掉是因为我意、意、意——阿嚏!意识到了它代表着什么。我一开时没有意识到是我们,只在完成后才发觉。希望你不会介意。”

 

 “我当然不会介意了,”阿不思拉过斯科皮的手说。“起来一会儿,好吗?”

 

 “行。”斯科皮有些疑惑,他从床上坐起来时感到了几丝凉意。

 

阿不思拉着斯科皮的手,将其安放在自己的后脑勺,接着他轻轻搂住斯科皮的腰,使得两人身体紧贴。然后他踮起脚,吻住了对方。

 

这是一个只持续了一两秒的浅吻,但两人分开时都笑了。

 

 “好了,”阿不思说。“现在你该回到被窝里了。”

 

*****TTG*****

 

阿不思房间的门突然打开,斯科皮为了从他膝头起来差点跌下床去。

 

 “你都不知道敲门吗?”阿不思看见站在门口的哥哥,语气里透出一丝不快。

 

 “你怎么样了,斯科?”詹姆直接无视了阿尔的问题。

 

 “我好多了。”他说。

 

詹姆笑了起来。“我能看出来”他走进房里关上门。“你还在发烧吗?”他问。

 

 “是啊。”斯科皮说。

 

 “糟糕,”詹姆坐上床。“你看起来状况很不好。”他对那个年轻的男孩说。

 

 “他确实很不舒服。”阿不思说。

 

 “我没事,”斯科皮反驳道。“你们的妈妈说我过两天就能好了。”

 

 “最好如此”詹姆温柔地揉揉斯科皮的头发。

 

斯科皮对他微笑。詹姆这个人真的很好。当然有时候他也会表现出一个大混蛋的样子,但斯科皮一直都想有个哥哥。

 

三个男孩看向门口。他们听到从楼梯处传来的声音。

 

 “我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金妮说。“他真的没事。你实在没有必要专程过来一趟……”

 

 “我想见我的儿子。”另一个声音响起。

 

 “他在阿尔的房间,”哈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就在走廊尽头。”

 

他们听见脚步声,然后阿不思的房门被打开,是德拉科·马尔福,哈利和金妮跟在他后面。

 

 “父亲。”斯科皮惊讶地说。

 

 “波特先生和夫人写信告诉我你生病了。”德拉科大步走向儿子的床边。

 

 “呃——是的,”斯科皮说。“只是有点感冒了而已。我没事。”

 

德拉科将宽大的手掌覆上儿子的额头。“你在发烧。”他说。

 

 “并没有烧得很厉害。”斯科皮说。“上次量体温时只有38.4度。阿嚏!今天早上开始退烧了。”

 

 “但还是在发烧,”德拉科说。“而且你听上去很糟糕。”

 

 “我只是鼻子有点塞。”斯科皮解释道。

 

“你昨天为什么要淋雨?”他的父亲温柔地问。

 

斯科皮看向床单。

 

“我当时——很难过,”他说。“对不起,父亲。我太傻了。”

 

“你不傻,”德拉科说。“但没错,你确实干了件蠢事。要是你受伤了怎么办?”

 

羞愧的泪水在斯科皮眼中打转,蛋挞不能在父亲面前哭出来。“我知道,”他痛苦地说。“对不起。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德拉科突然一阵后悔。他的儿子生病了,他却还在指责他。

 

“那么,下次好好动脑想想。”他说。“来吧,我们走。”

 

“走?”斯科皮和阿不思一起问道。

 

“没错,回家。”德拉科说。

 

“但是父亲,”斯科皮说。“我还有——阿嚏!——还有一周时间!”

 

“斯科皮,”德拉科严肃地说。“你生病了。恐怕我们得缩短这次拜访的时间。”

 

“噢,马尔福先生,拜托了,他能不能留下?”阿不思说。“我保证我会好好照顾她,你知道我会的。”

 

“这不是你能不能好好照顾他的问题,”德拉科说。“我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别人家的负担。”

 

“噢,完全不麻烦的,德拉科。”金妮说。

 

“当然不会,”哈利说。“我们完全理解你想带斯科皮回家,因为他生病了。但如果你愿意让他再在这儿待一周我们会很开心。”

 

德拉科看向斯科皮和阿不思。

 

“噢,拜托了,父亲?”斯科皮几乎不抱希望地请求。“我保证我会—会—会—会—阿嚏!很快好起来的。”

 

“他真的不能留下吗?”阿不思恳求道。“我知道他病了,但他真的会很快好起来的。只是感冒而已,只要一退烧我妈妈就会用提神剂,这样就会没事了。”

 

“那……好吧……”德拉科勉强答应。“但如果你后天还没有痊愈的话我就会过来接你,明白了吗,年轻人?”

 

“知道了,父亲。”斯科皮说。“噢,谢谢父亲!”

 

“谢谢你,波特。再见,斯科皮。”德拉科拍拍儿子的肩膀。“不久见。”

 

“再见,父亲。”斯科皮说。

*****TTG*****

 

阿不思和斯科皮换上睡衣后,敲门声响了。

 

“我可以进来吗?”哈利问。

 

“当然可以,爸爸。”阿不思说着,默默感谢他的父亲给他们留下了时间让靠在他大腿上的斯科皮抬起头。

 

哈利打开门。

 

“你们好,孩子们。”他坐在床脚。“你感觉好点了吗,斯科皮?”

 

“阿嚏!”斯科皮说。“您好,波特先生。我还是鼻子很塞,但我已经退烧到38.2度了。”

 

“那就好,”哈利将冰凉的手放上斯科皮的额头,让他过热的皮肤感到很舒适。“和早上相比确实降温很多了。虽然你听上去更糟糕了。”

 

斯科皮吸吸鼻子。“感冒真的很难受。”他说。

 

“我知道。”哈利单手抱住了斯科皮,让两个孩子都很惊讶。“呃——斯科皮,”他补充道。“抱歉我们之前……对你有点不友好。你的父亲和我从来就没有好好相处过而且……”

 

“没事的,波特先生。”斯科皮打断他。“我知道你和父亲的事。我也知道我不是那种……您愿意给阿不思选择的朋友。谢谢您让我留下来。”

 

哈利笑了。“也谢谢你能来。现在休息吧。”他站起身。“你们两个都是。”

 

哈利走后,阿不思犹豫地问。“那个——斯科?今晚我睡哪?”

 

斯科皮咬着一缕头发。“呃——要我说,你愿意的地方。”

 

“我想和你在一起。”他充满爱意地向自己的男友微笑。

 

斯科皮也对他回以微笑。“我也想。”他说。“阿嚏!”

 

阿不思递给他一张纸巾让他擤鼻子,然后拉开被子钻到斯科皮身边。他轻轻吻了一下另一个少年的嘴唇。“快睡吧,亲爱的,”他说。“你明天会好起来的。”

 

斯科皮在被子下蜷缩成一团,直到他的头安稳地靠在阿不思的下巴处。阿不思环抱住他,并在他的头顶温柔落下一吻。

 

“晚安,斯科。”他说。

 

“阿嚏!”斯科皮说。

 

阿不思抱紧他。“快好起来,亲爱的。”他说。

 

“晚安,阿尔。”斯科皮吸吸鼻子,闭上了双眼。“祝你好梦。”


—TBC—


2017.10.08 they go, where巡演琦玉场 Day 2 MC部分repo
来自推主:@starsaezer

简单翻译如下:
像这样一起吵闹的家伙也在的话,随便自说自话的家伙也会有。「反正都是台下只有女人的live吧。」这样真的很烦啊。在这里的女人啊!才不是那种只会傻笑和尖叫的家伙好吗!是在要干架的时候能好好站上拳击场把别人暴揍一顿的boxer一样的家伙啊!!还有男人也是,虽然可能会被人说「什么嘛那种程度的乐队而已。」,那样的话就跟他们说「亲眼看过亲耳听过之后再来抱怨不满。」啊!

mako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きっと強くて、優しくて、立派な大人になります。